首页

AD联系:2386470631

七胜国际

时间:2020-02-26 17:34:51 作者:搏彩开户 浏览量:99256

永久地址🥇 k-ag8.vip 🥇七胜国际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见下图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见下图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如下图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如下图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如下图

,见图

七胜国际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七胜国际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1.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2.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3.。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4.。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七胜国际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at彩票平台注册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a彩彩票注册平台

....

KB凯时彩票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

ag备用网址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沙巴体育

不“耍流氓”的PPTV,电视卖得怎么样了?....

相关资讯
威尼斯人贵宾会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

汇众互刷平台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

足球盘口语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

365体育直播

5月18日,在 PPTV 举办品牌战略发布会的前一天,中怡康发了一份《2016年4月中国彩电整体市场品牌占有率》报告,报告显示:

“乐视超级电视4月总销量71.5万台,整体占比21.83%,全行业、全渠道第一。核心尺寸产品40吋、43吋、50吋、55吋当月单尺寸段销量均为行业第一。”

(编者注:这份数据随即引发了争议,中怡康最后发表澄清称:“乐视使用的是公共平台监测数据+乐视自有网站的数据。”言下之意,这个“第一”我们无法证实或证伪。)

发布会当天,PPTV 总裁兼 CEO 米昕也给了雷锋网一份类似的数据:

“PPTV电视2016年的出货量目标是200万台,从去年Q3发布上市到今年Q1,整体销量接近百万台。”

虽然这两份数据的准确性值得商榷,但有一个事实是客观存在的,即同样是视频网站做互联网电视,PPTV与乐视在出货能力上还存在一定的差距。对此,米昕告诉1:

“这个差距很正常,首先,你可以看乐视的财报,电视机其实是乐视子公司做的;第二,乐视比我们早做三年;第三,乐视的电视机目前来说在整个互联网品牌排第一,但他卖的每一台都是亏钱的,我每卖一台是赚钱的。”

最后,米昕反问雷锋网:“我为什么要把赚钱的事做亏呢?”

亏钱其实从版权之争就开始了

自从“版权”、“IP”、“头部内容”等概念日益受到关注之后,视频行业好像突然就变成了一场土豪的游戏。为此,巨头一掷千金,无论是电影、综艺、体育、还是网剧,都被瓜分得一干二净。

实际上,这种现象道出了“视频之争就是内容之争”的本质。PPTV 当然也参与了这场争夺战,不过投入的资源与其他几家比较有点相形见绌。

去年年初,PPTV 管理委员会主席范志军表示:“2015年 PPTV 将投入30亿元丰富内容。”2016年的投入则是50亿。作为对比,腾讯、爱奇艺、优酷,以及乐视在内容方面的投入均是以百亿为单位。

现如今,米昕已经坦然接受 PPTV 处在视频网站第二梯队这一事实。在他看来,之所以会形成今天这样的局面,一方面是由于 PPTV 受限于技术,未及时完成从 PC 端向移动端的过渡:

“PC端可以实现P2P技术了,但是移动端P2P不太好使,因为 Android 和 iOS 的芯片很难去实现良好的体验。虽然有可以做好的,但是效果非常有限。”

另一方面,他也并不认为以巨额亏损为代价,换取好看的流量数据是合理的。

“视频的排名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今天砸一大堆钱,流量也能冲到行业第一水平。”

“爱奇艺去年亏损26.5亿,我们做到了第一又怎么样呢?杀敌一千,自损八百?”

“流量带来的是什么?如果流量带来的是成本,要考虑变现问题,长期没有盈利的企业对资本来说就是耍流氓。”

可米昕的这番逻辑,在腾讯副总裁孙忠怀眼中却是赤裸裸的现实。后者在去年年底的发布会上表示:“尽管数据好看,但是 BAT 三家在视频业务方面都没有实现盈利,而且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亏损。”

PPTV 同样也在亏损。财报显示2014年PPTV聚力的亏损达到了4.85亿元,2015年PPTV聚力前三个季度的净亏损达到了7.05亿元。显然,这并不是米昕愿意看到的。

另外一套逻辑

“以前的PPTV是一个单纯的网站,但是今天我们有了苏宁这样一棵参天大树。”所以,“我们把PPTV聚力从单纯的互联网视频公司向文化O2O平台型公司发展。”米昕在发布会上表示。

PPTV是Online好懂,苏宁是Offline也很好懂,但除了前者借后者的渠道能力去卖硬件这种“O2O”以外,其他形式的的“O2O”多少都有些晦涩。而根据米昕的说法,这也是PPTV聚力将来要发展的重点。

“在这块我们要做很多的Live Studio和Live Space,这些都是通过我们的业务充分的展现参与进去。因此前一段时间在集团开会议的时候我们便提出来,2017年的目标就是要在100个城市开辟1000个文化体验中心,叫百城千店计划。”

另外,PPTV聚力也将投入一定的资源去孵化文化产业,以及与YY、PLU等平台合作开展“扶正网红”的工作。但具体的细节语焉不详,因此投入的力度暂时不得而知。至于变现,米昕则着重提到了三点:广告、付费会员,以及智能硬件——电视和手机。

“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发布会上,米昕对硬件业务的着墨很少,几乎一笔带过。这不禁让人怀疑,PPTV已经将硬件业务边缘化了。对此,米昕矢口否认,并表示重头戏——硬件新品——将很快到来。

和对内容的看法一样,米昕表示无法理解亏钱卖产品的逻辑,因为:

“苏宁有25年卖硬件的经验,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硬件必须要亏钱。所谓亏钱也好,挣钱也好,这个东西是当时的市场策略,但不应该违背商品的市场价值。”

逻辑听上去有点绕,不过米昕倒十分明确地表示自己卖硬件的话,并不是不能亏钱,而是“在目前的策略下,不会做激进且大量亏损的事情。”总之,这还是个尺度问题。而在交流中,米昕也只有在谈及硬件业务时才会反复强调:“这里面的水非常深。”

“以前买一台电视多长时间升级换代?互联网电视的研发周期又有多长?你如何针对不同的Android版本去做架构?或是如何用统一标准化的服务去运营?这些都很难。”

至于现阶段硬件团队的规模,米昕告诉雷锋网:“现在PPTV的电视团队200多人,手机团队有100多人。苏宁方面则还有一个超过2000人的技术团队做底层支持。”不得不说,这种规模与行业第一梯队尚有差距,而在这样的投入和商业逻辑下,似乎也没有必要去追问其市场野心,“对PPTV来说,布局和占位更重要。”米昕表示。

2

....

热门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