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AD联系:2386470631

大宝彩票官方网站

时间:2020-02-26 18:57:26 作者:CC彩票注册登录 浏览量:62290

欢迎访问🥇 k-ag8.vip 🥇大宝彩票官方网站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见下图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见下图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如下图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如下图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如下图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见图

大宝彩票官方网站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大宝彩票官方网站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1.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2.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3.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4.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大宝彩票官方网站

展开全文
相关文章
bwin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皇冠炸金花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

正好彩票网

周永明:究竟是HTC的救星还是绊脚石....

梭哈规则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

小太阳网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

相关资讯
海南福彩网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

休闲彩票

转眼今年已是老周在HTC掌门任上的第十个年头。他曾被誉为是HTC手机的缔造者,但现在随着公司经营的急转直下,一些内部人士告诉路透社,周永明(Peter Chou)已经变成公司复兴路上最大的障碍。

HTC这两年被内斗和高层出走缠身,又伴随着智能机高端市场的饱和,公司的市场份额已经从五年前的25%跌到5%以下。现在它的股价是8年来的低谷,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可能会出现亏损。

路透社近期采访了HTC的多名前高层和现高层,这些内部人士透露正是周永明武断的管理方式和战略上的短视直接或者间接导致了公司的衰落,同时也正是这段时间内人们也见证了iPhone和Galaxy系列的崛起 。

周永明此前曾公开表示过他目前无意退位,而高层们(当然没有人愿意公布个人信息)则表示现在HTC没有合适的内部继承人。

“(公司的)弱势在于没有看得见的继承人,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影响士气。”

对此,周拒绝了路透社的采访,但公司官方回应称:HTC的全体仍会接收周永明的领导。而HTC One从媒体和消费者上获得的好评——正是周领导力和眼光的最好证明。

老周苛刻的眼光

周永明生于缅甸,在台湾拿到电子工程学位,尔后1997年由DEC(Digital Equipment Corp)进入HTC。

同事们把他视作是在材料和设计上苛刻的完美主义者。他底下的团队会把大量的手机原型送到他的办公室,而周会一一仔细地查过。有时样机数量太多了甚至堆满桌子。

老周对细节的苛求以及快速决策的意愿帮助HTC在早期建立了积极响应市场需求的文化。

比如两年前Sensation XL(HTC G21)的推出,周永明一手挑头——3个月从设计、定价、营销、出货,而大部分的制造商往往要18个月时间。Sensation XL出货之后可谓是好评如潮。

这种快速响应的策略强烈地助力了HTC的增长。比如他们仍可以在产品面世的最后阶段采用最新的元件或者更便宜的元件。但现在随着手机市场的成熟,HTC想要依靠这种策略凸显产品越来越难。

“想在元件和材料上凸显产品,需要在供应链上有足够的先见和长远规划,但这恰恰是HTC缺乏的。”一些前高管这么认为。“HTC没有长线战略,这曾经是一个优势,但现在已经沦为最大的劣势。”

即使在解决了元件短缺问题后,HTC在第二季度的净利润仍大大低于预期。并且公司表示,这个季度的营收可能会在上季的基础上下滑30%。HTC当前股价是2011年顶点上的1/10。

管理缺陷

3年前,HTC年度销量达到2500万部,而老周由此大规模招兵买马,从索爱、苹果和摩托引入了不少国外精英。之后HTC在11年2月的全球移动大会上被评为当年的“年度制造商”(Device Manufacturer of the Year)。

但随着苹果和三星重新发力,HTC的年销量从未达到周所预期的翻倍(5000万部),而去年底HTC跌为全球手机制造商中的第10位。

HTC One以及公司早前发布的多款旗舰设备,好评终归只是好评,但销量一直让他们头痛。

高层们表示公司的失利,老周的管理风格至少要担一部分责任。他将公司旗下的销售、产品、营销和设计团队各自分立,即使在销量下滑的情况下他也从不让多个部门的高层共同探讨来解决问题。

一位前高管表示:“HTC在高层会议上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不提数字。关于数字的讨论最后可能让大家挂不住脸,但如果没人去解决,问题只会更严重。”

难以开放的行事

“随着高端市场的竞争加剧,并且越来越多的厂家们进入低端争夺。我们认为远期内利润必然会下滑。”永丰银行SinoPac在最近的一次备忘上这么写道。

现在HTC大批的外籍高层都已经退出,而公司的老派高层重新掌权,公司在设计之外的核心工作几乎都架设在台北。对公司来说,这么做好坏参半。

一方面领导层间的关系可能得以舒缓,另一方面局限于台湾可能会限制HTC在全球寻求增长。

“针对台湾市场的那一套,放在很多(其他)地方行不通。”一位前高管这么表示。

为了扭转当前的下滑,HTC在大陆发布了几款廉价机型,同时还有One Mini。在美国市场上,它现在也开始试图拉拢与运营商间的关系。

Via: reuters相关:摩托罗拉、诺基亚、黑莓与HTC,衰落者的思考

2

....

热门资讯